A+ A A-

2012.11.21 議員議案「回購領匯股份 」發言

主席,今時今日,除了香港政府之外,最容易被拿來當作沙包的機構,相信非領匯莫屬。因為事實上,只要是在前線落區工作的議員,或多或少均會在每當與市民提及領匯時,自然而然便聽到罵聲四起。正由於此,在時值選舉年時,領匯事件便會被“炒作”成一個很大的、政黨之間互相攻擊的議題。

 

相信市民看到今天這項辯論,除了感到無奈之外,可能也會對立法會的同事以當年這個決定作為互相攻訐的理由感到搖頭嘆息。因為我們現在並不是要進行死因研究,找出當年有甚麼政黨出錯,又或誰人更有智慧。相信市民所期許的,是我們如何面對現時出現的問題,並提供比較實際和可行的解決方法。

 

主席,雖然我現在已不再代表旅遊界,但每次途經遊客區,包括尖沙咀、中環,甚至是最近的銅鑼灣,我也會有愧對旅客之感。因為香港作為一個購物天堂,我們在購物方面實在從旅客身上賺了不少錢,但提供給旅客的設施卻少得可憐。他們根本不像是購買名牌的旅客,而是有如等待派米的災民。如果大家不明白我在說甚麼,只須前往軒尼詩道的崇光百貨公司門口,看一看每天早上等待百貨公司開門或每天晚上等候進入商鋪的旅客,便會知道我意何所指。

 

主席,這種現象正好凸顯了領匯問題本身可能是決策上的出錯,但更重要的是,它亦是適逢這數年間因自由行政策令旅客暴增而造成立法會的後果。與其說受影響和受害的是一般屋邨居民,其實所有從事零售業的小商戶,包括在非領匯商場及非屋邨範圍經營的商戶,所受到的苦和迫害可能更甚,只不過他們都有苦無路訴,而領匯作為一個十分方便的沙包,可讓我們自然而然地把目標放在它的身上而已。

 

從領匯於2005年上市至2011年的數據可見,零售業的營業額已上升一倍,由2,000億元增至4,000億元。在2005年至2011年間的零售業就業率,則上升了大約17%,但同一期間作商鋪用途的總樓面面積只增加了大約13%,可說是嚴重滯後,短缺情況非常嚴重。所以,土地嚴重不足的問題並不單單見於公屋建設方面,商業用地亦非常不足,間接導致整體商鋪租金的增幅非常驚人。

 

在同一期間,私人市場的零售樓面租值上升了35%,而領匯轄下商鋪的租值則由20063月的大約每呎23元,增至20123月的大約每呎35.8元,每年平均升幅只有7.7%。和私人市場35%的租值升幅相比,領匯物業每年7.7%的租值升幅其實可說是無可厚非,尤其是我曾在蘇屋邨居住多年,深知房屋委員會經營的商場或鋪位質素是何水準,與今時今日的管理機構領匯相比,不論在設施上或管理上,7.7%甚至可說是頗為划算的升幅。

 

當然 對於居住在公共屋邨的基層市民來說,方剛議員所言甚是,這是一個mismatch,是一項錯配。領匯的設施、服務和管理無疑是上佳,但卻未必切合基層市民的需要,當年作出這項決定時,的確有可能在這方面“漏招”了。

 

但是,時至今天,我們應如何處理?我個人並不認為回購股份是一可行方案,反而傾向贊成剛才一些議員的建議,例如像方剛議員所說,在供應上提供一些合適、較能切合基層市民需要的商場甚至低廉設施,令市民得以有所選擇,這才是處理問題的一個較為實際可行的方法。至於回購領匯股份方面,除了25%股份沒有多大用處之外,葉劉淑儀議員所提出的作為股東,即使持有25%股份也不能隨便左右公司的決策,令其他小股東受損害,亦是絕對有理據的說法。因此,真正可行的做法是惟有在供應上多做工夫,在促進競爭方面多下苦功,而且更重要的是希望大家不要再為當年的決定討論誰犯了最大錯誤、哪一政黨最差勁。這只是白費時間的辯論,反之,聚焦處理問題才是更合適的做法。

 

多謝主席。

 

俊人俊語

Copyrights 2016-2020 Paul Tse